剧情简介

《东方110》 - 东方110 2018

1997年著名的魏广秀敲头案有人有东方110相关视频么?最好提供详细资料

http://video.baidu.com/v?ct=301989888&rn=20&pn=0&db=0&s=8&word=%B6%AB%B7%BD110 这网址有很多这案件的东方110相关视频 。愿你满意! 详细资料: “803”系列报道之三 “人民关心的事就是政治” ———“803”当年怎样破获“敲头案” 七年前,“敲头案”在上海掀起轩然大波;七年后,再次回首往事,惊心动魄犹在。 1997年3月18日至4月15日,整整29天,上海笼罩在惊惶中。13起拦路行凶抢劫妇女的恶性案件在城市东北角接连发生,被害人头部均被钝器重重敲击,造成2死12伤的严重后果。一时间,上海市民谈“敲”色变,“敲头案”震惊了这座安祥的城市。 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在满城风雨的关注中,负责侦破案件的刑警“803”怎样走过那整整29天? “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半” 第一天,1997年3月18日傍晚6时40分许,杨浦区殷行地区东费家巷往南约200米处的空旷草丛中,过路群众发现一具年轻妇女的尸体。接报后,杨浦警方立即赶赴现场勘查,死者系遭钝器所击致死。 第三天,20日深夜,宝山淞南三村41岁妇女施某在楼下叫丈夫把家门钥匙扔下,过了几分钟,丈夫不见妻子进门就奔下楼去,竟见妻子已被击昏在墙角,随身挎包不翼而飞。悲痛欲绝的丈夫在长海医院陪了妻子两天,妻子却再也没有醒来。 两起发生在两个区的案件分别被警方列为行凶抢劫个案,迅速展开侦查。由于没有目击者,凶手作案手法又极为简单,留给警方的线索少之又少,破案难度可想而知。 然而,令人发指的凶案还在继续。 第四、第五、第六天,连续3个夜晚,杨浦、宝山地区相继发生用钝器猛击单身妇女头部,抢劫随身物品的案件。一个凶残的“幽灵”趁着夜色苍茫,出没于杨浦、宝山两区交界处。 由于发案地点接近,几起案件的被害人都被送往长海医院救治,家属的议论、旁人的猜疑,口口相传,“敲头帮”、“敲头党”的传闻迅速蔓延。 在头两起案件接连发生时,相似的作案手法已引起杨浦、宝山公安分局的注意,两局刑侦部门迅速交换了案件信息,直觉告诉大家,这也许不是几起简单的抢劫案。与此同时,“803”总队情报中心对此也高度警觉起来,情报搜集工作迅速展开。 这天,时任“803”总队长的吴延安在连续忙碌数日后得空回家一次,平日里很少与他谈论工作的妻子突然问起了“敲头案”,成天扑在工作中的“吴总”了解到“敲头案”的传言已是沸沸扬扬,市民的安全感“受到伤害”。 第十五天,惨案又起。4月1日深夜22:35,家住宝山区海滨三村的33岁女职工韩某快走到家门口时,背后出现一条黑影,手举凶器,猛向她的头部砸了下去。韩某重伤倒地,背包被歹徒抢走。仅仅过了半小时,23:05,在海滨小学附近,中年妇女周某也遭到被歹徒“敲头”的厄运,背包被凶手一把拽走。 再度发案后,“803”情报侦查队七支队向“吴总”汇报了情报搜集的情况,种种迹象都显示出几起案件暗含着内在联系。 压力越大,越要冷静。经过一夜缜密思索,4月2日,第十六天,“吴总”果断召集王军副总队长以及重案一支队、七支队部分领导召开案情分析会,将已经发生的7起案件并案侦查,决定由王军牵头,率总队有关部门与杨浦、宝山分局组成专案组,力争以最快的速度侦破“敲头案”。 一面,专案组迅速展开调查;一面,案件仍在不断发生。从4月2日至5日,“敲头案”增至10起。群众的惶恐不安,深深触动着刑警们的心。周恩来总理曾经深刻地指出:“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半。”人民的安全,是公安的天职。“敲头案”成为上海社会各方的“聚焦点”,案件必须要破,而且要准、要快。 “什么是政治?众人之事,人民大众关心的事就是政治。我们要下最大的决心,用最大的力量,把案子破掉,对人民有个交代!” 4月初,刘云耕就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刚一上任,面前就横亘着悬而未破的“敲头案”。他几乎每天都过问案件侦破的进展情况,在他的亲自部署下,专案组对“敲头案”的攻势更为凌厉了。 第二十天,4月6日上午,吴延安再度召开专案组领导会议,剖析案情,寻找突破口。 由于受害人都是在夜间被袭击,又系背后遭袭,加上脑部受到重创,几乎无人能准确描述凶手的形象、人数以及使用的凶器,唯一能够捕捉的线索似乎只剩下被劫的物品。专案组在全市迅速布下严密的控赃网络,等案犯销赃时顺藤摸瓜。 根据仅有的线索,专案组认定犯罪嫌疑人在宝山和杨浦地区应有落脚点,而根据被害人创口形成的情况分析,作案者个子不高,身强力壮,10起案件使用的都为同一种易挥动的钝器,可能系个人单独作案。以杨浦、宝山为中心,扩大到闸北、虹口的排摸嫌疑人的区域被划定,而在案件频发地区的夜间伏击守候、捕捉现行的行动,也陆续展开。 专案组正在抽丝剥茧之际,案犯却再次向警方发起挑衅。当晚,杨浦闸殷路、宝山淞南两地区相隔一个多小时,先后发生了“敲头案”。案件增加到12起,共造成2人死亡,10人重伤,被劫走的现金、首饰、挎包、BP机等价值8000余元。焦急,紧张,专案组里的气氛越发凝重了。许多干警从第一桩案发起就没有停止过超负荷的工作,眼下已是第二十二天了,坚持,必须坚持。 “夜伏昼查”。为保一方平安,“803”全警出动,杨浦、宝山分局全警出动,刑警、巡警、社区民警,甚至民兵、联防队都加入到巡查队伍中,严阵以待的浩大声势给了人民群众安全感,也有力震慑着犯罪分子,一时间,“敲头恶魔”似乎“销声匿迹”了。 第二十四天,4月10日,时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的刘云耕同志来到宝山分局询问破案进展情况,他语重心长地提醒大家:“‘敲头案’的连续发生,已引起市民的恐慌。影响和惊动群众日常生活的案件,我们就要高度重视,要把它提到政治高度来看待。”他高屋建瓴:“什么是政治?众人之事,人民大众关心的事就是政治。我们要下最大的决心,用最大的力量,把案子破掉,对人民有个交代!此案的侦破可能有很大的难处,我们立足破案,要做好打持久战的思想准备。” 一席话,干警们更深刻地意识到,侦破“敲头案”,必须提高到稳定大局的政治高度去认识,只有尽快破案,才是安民的良方、辟谣的利剑。 第二十五天,案件定名。由于“3·18”这起案件死者不仅头部受伤,且身上还有多处钝器伤,耻骨部被砸烂,是否将其列入系列案?专案组颇为踌躇。经过反复推敲、讨论,对12起案件特征进行再次细致比对,最终确定该案是这一系列案的首起案件。“吴总”将这一结论向当时的刘云耕局长以及易庆瑶、张声华副局长汇报,此案被正式定名为“3·18”特大抢劫妇女系列案。 “一时被老百姓批评,我们可以忍受着,但若是失去老百姓的信任,我们心中将留下最深的痛。” 缜密侦查,重兵压境,案件进入攻坚阶段。 在最受煎熬的时刻,市委、市局领导始终心系“3·18”案件专案组的工作进程。当时的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王力平两次电话询问;刘云耕局长以及易庆瑶、张声华等局领导几乎每天早晚都要询问情况。领导殷切期盼的心情,在给干警们压力的同时,更给予他们动力和信心。 第二十六天,4月12日晚,王力平、刘云耕、张声华等领导来到破案第一线,传达了当时的市委书记黄菊要求“抓紧破案”的指示,并对参战干警的艰辛努力表示亲切慰问,勉励大家再接再厉,争取早日破案。 案件涉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关系到上海的社会稳定。破案心切,侦查员们身上的担子越发沉重了。此时,公安干警不仅在和罪犯拼勇气、拼智力,更在拼毅力、拼斗志。“一时被老百姓批评,我们可以忍受着,但若是失去老百姓的信任,我们心中将留下最深的痛。”大家一个个都彻夜不眠,熬红了双眼,却没有人吭过一声,没有一个从岗位上撤下来。 从4月6日起,连续8天,没有新案情发生,一切表象如同死一般沉寂。而追寻案犯的脚步,却不曾有片刻停歇——— 情报中心把12起案件按发案时间为序号,把案发时间、地点,被害人的姓名、单位、年龄、身高、体态、发型、衣着打扮,被劫物品特征,行走路线等都形成图表,使案情分析时能够一目了然; 根据哲学“时空观”,专案组将12起案件以案发地点在地图上一一标出,并注上时间。4月1日和6日两天都连续发生两起“敲头案”,根据时间先后、案犯移动方向,形成了一张“时空走向图”,由此推断出案犯的落脚点很可能就在宝山区长江路一带,该地区被列为排查嫌疑人的重点范围; 刑科所的法医们几天几夜连续对12名被害人逐个仔细查验,将“敲头恶魔”的形象特征加以刻画———作案者应为一人,由于多数被害人身高均不超过1.60米,创口受力方向、深度都显示,案犯身高应该不超过1.70米,其体格强壮,使用的钝器基本可以确定为斧头; 分析之下,专案组认为,疑犯行凶手法熟练、毒辣,很可能有类似前科,而其劫财“胃口”较小,可能是外地来沪又无正当职业的人员; 包围圈一点一点收缩,排摸的针对性越来越强。而上面的种种推断,在案件最终侦破时都被一一印证。 “我们可以自信地说,对1300万上海人民,我们有了一个认认真真、扎扎实实的交代!” 蛰伏8天未有动静的歹徒按捺不住“寂寞”,突然窜出,再次作案。 第二十八天,4月14日中午12∶40,警报再次响起。歹徒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将在共青森林公园游玩的一对老人击昏,拽走了老妇周某脖子上的金项链及手上的金戒指。尽管作案时间、对象有所变化,但使用手法仍是敲头,发案地点仍然围绕“长江路一带”这一中心区域,这已是第13起“敲头案”了。 一条线索引起探员的格外关注:周某被歹徒强行拉断劫走的金项链锁片挂件上,正面是一对鸳鸯图案,背面镌刻着她儿子的乳名“明月”两个楷体字样。这是绝对与众不同的特点! 更重要的是,周某在遭到击打的一瞬间,与凶手打了个照面,有力证实了凶手系一个单独作案的青壮年,从衣着形象看,很可能是外来人员。可惜周某没能看清凶手的长相特征。 “4·14”案终于给警方留下了更多线索,使得排查更加严密,控赃有了特殊目标,逃出上海的水、陆大门被迅速封死,专案组只等着收网出击了。 第二十九天,4月15日。五角场派出所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明月”字样的项链在朝阳百货一个金饰修理柜台出现了。当时任“803”一支队副支队长的陈申东回忆起得到消息的瞬间,至今仍兴奋不已:破案的节点突然出现,营业员清楚地记得金项链有扯断痕迹,描述之下,前来修项链的男青年的相貌特征呈现,与原先推断完全吻合,专案组速请“模拟像高手”画出了嫌疑人的模拟像,发至全市范围内通缉。 设伏布控,张网以待。这一天,每一位探员都进入了临战状态,直觉告诉大家,就是今天,一切就要见分晓了。白天大量的调查排摸,已将疑犯居住地缩小到宝山淞南地区华浜二村,最后锁定在了某号403室的安徽外来人员“魏广兴”。 晚上七点,易庆瑶、张声华两位副局长亲自坐镇指挥部,查证、抓捕工作悄然展开。第一次扑击,疑犯并不住在403室,一崇明住客反映,魏的真实姓名叫魏广秀,住对面一幢楼的202室。 侦查员们飞也似地扑向对面二楼,急促叩响了202室的房门,门才开了一条缝,侦查员闪入屋内,几道手电光射在一个身躯壮实、脸色黝黑的男子身上。 “就是他,拿下!”一侦查员扫视手中的模拟像,厉声喝道。刹那间,几支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地上的男子,魏广秀还欲垂死挣扎,但不到一分钟就被侦查员们彻底制服。 全面搜查,赃物一一呈现。BP机就挂在魏的腰间,有“明月”字样的项链戴在魏妻的脖子上,凶器旧板斧就藏匿在卫生间门背后。搜得的赃物,与7起案件被劫物品相吻合。 “3·18”特大抢劫系列案终于在第二十九天深夜告破,群情振奋。 4月16日凌晨1时,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王力平满面春风地走进“803”指挥现场,向大家表示祝贺,并嘱咐大家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把破案的消息通过媒体告诉群众,要对人民有个交代。 凌晨4时,正在金山县工作的刘云耕局长得到破案消息,立刻打来电话表示祝贺。清晨6时,刘局长风尘仆仆赶到“803”,指示下一步的工作。 审讯,彻查,大家顾不得休息,再次投入到工作中。在铁证面前,在一次接一次的突击审讯中,26岁的魏广秀终于颤抖着把所有13起案件一一招供。经过6天6夜的审查、核实,“803”取得全胜。“敲头案”惹出的流言、惶悚,烟消云散。 这天下午,已在专案组扎了半个多月的陈申东在正常时间下班回家了,刚走进弄堂,左邻右舍就团团围住他,喜笑颜开地说:“那么早回家,‘敲头案’一定破了。” “现在,我们可以自信地说,对1300万上海人民,我们有了一个认认真真、扎扎实实的交代!” 那一刻,我们才真正明白,在那艰辛的29天里,“803”们,上海的公安干警们,参与伏击、巡逻的民兵们,他们,是守卫这座城市的最可爱的人。 “人民乃父母,稳定是天职” “803”在最关键的时刻没有让上海人民失望,他们承受着重重压力,甚至可以说是在忍辱负重中将案件侦破,那一个“认认真真、扎扎实实的交代”中,饱含着干警们难以细述的艰辛。 在那无眠的29个昼夜里,在杨浦、宝山案件频发的38平方公里范围内,动用警力520余名,还有400余名工纠队、联防队员、民兵加入到夜间伏击守候、巡查的队伍; 在那无眠的29个昼夜里,每天案件都有新的进展,“803”们将“敲头案”之谜层层破解,然而,他们却不能对百姓们说什么,只要案件未破,一切努力都只能是沉默; 在那无眠的29个昼夜里,伏击的干警曾无数次在背后悄悄护送单身妇女下夜班回家,直到她们进门、开灯; 在那无眠的29个昼夜里,他,顶风冒雨,一刻也不耽搁地奔走在泥泞的小路,走访了案发地区周围几千户居民;他,昏倒在岗位上,被送进医院治疗,可吊了瓶盐水,身影又出现在第一线;他,坚守着自己的职责,却耽误了新婚,婚期被一推再推;他,一次又一次比对被害人的伤口,反复进行受力分析,推断精准到案犯作案时是用斧背袭击…… 因为他们,城市又恢复安详;因为他们,夜晚又重现美丽。 在将安宁重新送回1300万上海市民的手中时,他们没有多说什么,只有一句:“市民的信任就是对我们最好的告慰。” “人民乃父母,稳定是天职”,这是他们最真实的心声。 这真实的心声,守望着上海七年来的稳定、安宁、祥和,也将守望今后的一个又一个七年,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



东方110哈雷摩托盗窃案

涉嫌盗窃罪,根据犯罪情节、涉案金额由法院定罪处罚。 《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公私财物,...

猜你喜欢